膨胀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膨胀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6:31 阅读: 来源:膨胀阀厂家

“白梦琪就你多管闲事!”那个盛气凌人的女孩冲白梦琪叫道。

白梦琪不睬她,惹得那女孩朝她直翻白眼,显然两人是死对头。

白梦琪勾嘴轻笑,步上前牵住莫含烟的手,道:“我们走!”

莫含烟含笑点头。

再出现时,莫含烟已换上万莲山新入门弟子的衣裳,头发重新梳理,显得清爽精神许多。

她本就长得美,往那群童男靓女中一站,立马将那些女孩比下去。

因此遭来其他女孩的敌意,倒是之前取笑过她的男孩,倒了方向一一向她示好起。

莫含烟在万莲山上住下,每日按时去上课。

课程非常丰富,有文有武。文有世间大道理,看起来与世间的私塾无啥差别,不同的是,文课里加了些六界奇人异事。武有各种术法秘笈,每日都有专门的师父教他们各种剑术和心法。

授教的都是万莲山宗主最得意的徒孙。

打那日后,莫含烟再没见过穆月,倒是从白梦琪嘴里得知穆月被师祖爷派下山办事了。

莫含烟与白梦琪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从白梦琪口中得知,她本是将军之女,因遭奸人陷害,白家陷入危难,好在其父与万莲山青木护法有过一段交情,临终前,将白梦琪托付给了青木护法。

青木护法乃万莲山宗主的大弟子,一直是代掌门,门中多半事务要他处理,事情一多,他也就没瑕照顾白梦琪,好在万莲山上有学堂,专供入门的弟子学习的。便将白梦琪安排在这,嘱咐她好好学习,日后亲自教授她功夫。

莫含烟一双剪水双眸灵灵泛起波澜,想不到她居然搭了个代掌门眼里的红人,不由微微一笑说:“我们什么时候能拜师?”

白梦琪托起腮帮嘟嘴说:“穆月师兄说,三年后才是万莲山的拜师会!我想还要等上三年吧!”

白梦琪说到这,回头望着走神的莫含烟推推她肩头说:“阿烟,你想拜谁为师?”

莫含烟随口道:“这山上谁最厉害!”

“当然是宗主了!不过宗主已有多年不收徒!就算亲教的弟子也不过就四位,分别是青木、贺箫、左苏和紫希四位护法!”

听闻白梦琪一说,莫含烟觉得想拜这位宗主为师简直痴人说梦,不免一脸丧气。

白梦琪鼓励她道:“除了宗主还有四大护法,八大长老,各堂堂主……总有一个愿意收你的!阿烟你别灰心啊!”

莫含烟点点头。

不行的话就在四大护法中选一位,不过这条件想必非常苛刻。这三年定是磨练这群弟子的,三年后定会有比式,鹿死谁手不知?谁是最中的翘首难料!这群童男童女,个个都是人精和练武奇才,要想脱颖而出,势必要付出几倍的努力。

她不怕付出,不怕吃苦,就怕最后的结果不是她想要的。

不由苦笑,冲一旁同样发呆的白梦琪道:“阿琪你呢?”

“我想拜穆月师兄为师!”提到穆月白梦琪双颊顿时生红,倒似少女怀春的模样。

莫含烟不知她这是为何,但见她一副羞赧样,啧啧笑起。

光阴荏苒,转眼三年。

莫含烟没想到自己在万莲山一呆就是三年,这三年她勤学苦练,每门都拔尖,眼看三年一度的拜师会即将来临,莫含烟不由紧张起。

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她常在众人睡下后,一个人跑到后山练习剑术。

莫含烟记得授教的师父说,剑术乃万莲山的法根,除术法外,单独设了剑阁,每位弟子入门前都要去剑阁寻到自己命定的灵剑,才能正式成为万莲山弟子。

没选到灵剑的连拜师会都不用参加,直接收拾走人。

莫含烟每门都用心学,唯独这剑术,她拿捏得不是很好,每次提剑时总觉力不从心,似乎心膛里有什么东西在阻止她习剑。

山风习习,月儿弯弯,一人一影一剑,伴着如水月光翩跹舞动。每每习至重要关口时,莫含烟只觉丹田里有股气流紧缩,致使她心脉不畅气血倒流。

情急中,一抹白影横空出现,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了她身上几处要穴,这才稳住她的心脉。

天迦黎想不到,无意中散步,竟会遇到个走火入魔的弟子。

见这弟子穿着初级学子的衣裳,料到她尚未正式入门的,待她看清莫含烟的五官时,俊眉不由蹙起。

“是她!为何这般用功?”

莫含烟闻声幽幽睁开眼,见来人一袭云纹长袍,墨发如瀑,两只云袖被风鼓吹着猎猎飞舞,眉目如画间剪水双瞳,美得如月当空,美得让人移不开目。

眉心处一粒赤红朱砂,当真如九天神衹。

莫含烟失了神,怔怔地望着眼前人。

天迦黎瞥了她一眼,对她的失神,大觉有些亵渎自己,心里大有不悦。

三年了,还是死性不改!

倏然间,他放开莫含烟,道:“修行讲究循序渐进,心法不坚,纵是术法再好,也不会有多大突破!”

“心沉丹田,抱守元一,双手虚合于膝盖……”天迦黎冲她道。

莫含烟觉得此人与其他师父不一样,周身清冷如冰,却有一股让人不敢亵渎的神圣和威严,她不得不照做,果然觉得丹田里的那股气流已打通。

“谢谢!”莫含烟打坐片刻后翕开眼道。

可那人不知何时已离去,留下的唯有清风和孤月。

莫含烟一脸失落,闷闷不乐地回到自己的住处。

天迦黎直到她的背影看不见才现身,手里握着莫含烟当年留下的玉佩,素指反复抚着玉佩上刻得“含烟”二字。

他也摸不准自己是什么心绪,当初拿到玉佩时,隐隐觉得这玉佩有他熟悉的气息,继而探之,却发现一段身世秘密。

莫含烟的身世似乎并无那么简单,如他所料,她应该不会是那位莫丞相的亲生女?

她是谁,为何玉上会有云水洛的气息?

十万年了,他终于寻得一点与她有关的信息。他曾幻想这玉佩中有云水洛的一魄或者残魂,可是探究了三年,却无半丝踪迹,反倒是这玉佩自离开它的主人后,变得黯淡无光。

这丫头到底什么来路?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下午还有,一会回来!感谢亲们的支持,你们有想法留言啊!

塑胶五金水贴纸惠州化妆用品外包装水转印厂家

深圳龙华钨钢高价收购

304保温锁片价格电厂自锁压板供应商

智能电动背砖车加气块运输车尺寸

各种颜色型材铝扁管规格表

人参各种规格齐全东北人参批发价格

珠海无尘室安装

蓝牌雾炮喷洒车厂商

锐凌危险化学品安全风险监测预警系统家用厨房安全监控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