膨胀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膨胀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司马干为什么会有恋尸癖他经历过什么事情

发布时间:2021-01-07 13:07:04 阅读: 来源:膨胀阀厂家

司马干为什么会有恋尸癖?他经历过什么事情?

司马懿幼子为何恋尸成癖?只因他的父兄做过这些事,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司马懿与正妻育有三子:长子司马师,次子司马昭,三子司马干。司马师和司马昭文武兼备,在司马懿之后,兄弟二人相继发力,一步步地掌控了曹魏政权。

与文武兼备的两位兄长相比,司马干只能说是碌碌无为,但是,这也不能说他不长进,而是因为他患有间歇性精神病,头脑清醒的时候少,发神经的时候多。

朝廷发放俸禄赏赐,有时是布帛,下人代他领回来,问他放在哪儿,他随手往院子里一指:“就放这儿吧。”结果,风吹日晒,雨淋霜打,成堆成堆的布帛腐烂成垃圾。更令人不解的是,一到下雨的时候,司马干就把犊车(贵族乘坐的牛车)扔在外面,而把露车(平民装东西的车,无帷盖)放在室内,人们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文绉绉地说:“露者宜内也。”官员们来拜访他,通报姓名之后,他既不回绝,也不应允,只让人站在门外的车马旁,然后似乎忘记了这回事儿,一直到天黑也不接见人家。

司马干并不只是一个温和的精神病患者,他还是一个令人恐惧的恋尸狂。他的爱妾死了,寿衣穿上了,丧礼举行了,尸体入棺了,人们要钉棺了,司马干站出来,挡在棺材前,说:“先别忙,我还想让她多陪我一些时日。”接着,他让人把棺材放置在后面的空屋子里,有需要了就打开一次棺材,然后爬进去奸尸。直到尸体腐烂,他再也无法享受与爱妾在一起的欢愉时,才让人将爱妾安葬。

堂堂王爷,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非得抱着女尸不放?现代心理学家认为,每个恋尸狂其实都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因为他们在社会生活中缺少安全感和归宿感,无法控制活人的世界,所以便转向了死人的世界,在死人面前,他俨然是个强大的主宰者,尸体无不对他俯首听命。

司马干之所以会有这种癖好,还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关。

父兄用阴谋和杀戮窃取曹魏政权,在司马干心里留下了阴影,现实世界让他不安。两位哥哥的力量太过强大,以至于能够统治天下,接受所有人臣服膜拜,而他却只能是被人照顾,生活在大家同情甚至蔑视的目光下。侄子晋武帝死后,历史上著名的“白痴皇帝”司马衷即位,宗室诸王强臣欺弱主,司马家的老少爷们儿、叔伯兄弟,你方唱罢我登场,本该友慈孝悌的一家人,却相互间杀红了眼,踩着亲人的尸体,走马灯般地抢占权力宝座……作为司马家的老人,同根相煎的残酷怎会不让他对人世充满恐惧?

现实是可怕的,司马干能不能从爱情找到一丝慰藉呢?他的父亲司马懿和其母亲本来是对相濡以沫的患难夫妻,但是最后父亲宠爱柏夫人,疏远母亲,以至于母亲连见父亲一面都成了奢望。他的哥哥司马师的妻子身出名门,其母亲是曹氏的女儿,其舅父是曹魏的大将军。大嫂曾经为司马师的事业出谋划策,也算是夫唱妇随。但是,最后大嫂看出司马师有谋逆之心,而司马师则对来自曹魏家族的大嫂颇为猜忌,两口子不仅同床异梦,而且成了敌人,最后,司马师鸩杀了年仅23岁的大嫂。

目睹哥嫂由侬情我意变为你死我活,司马干知道,夫妻关系原来也潜伏杀机。再看看司马衷的皇后贾南风,暴戾嫉妒,竟手持画戟,猛击其他妃子的腹部,当场打得胎儿流产坠地,还独揽大权,以致朝政混乱……女人原来这么可怕啊,司马干恐惧地想。

其实,恋尸是司马干在重压生活之下不得已的心理防御。他觉得,恐怖的现实之下,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牢牢把握的,正如王府院子里堆积如山的布帛,很快就会腐烂如尸。而那些登门求谒的官员,也都带着企图和欲望而来,比尸体还可怕。犊车和露车真的不好区分,活人和死尸的界限也不是那么明显……司马干恋尸等怪异行为无不见证着一个敏感脆弱的王爷对现实的态度,也许这正是他被人视为精神病的原因。

然而,司马干的内心其实也存有一抹阳光。虽然他不愿意接见那些用心不一的访客,但是哪天他横下心来,硬着头皮接见一两个人,却总是恭恭敬敬,谦逊有礼,丝毫没有王爷架子。

司马懿第九子赵王篡位称帝,齐王(司马昭之孙)出兵平叛,诛杀赵王,宗室百官都以牛酒慰劳齐王大军,司马干也出来捧场,并揣着百钱前来庆贺。只有司马干这个神经病能做出百钱劳军这样的事情,可是,熙熙融融的贺客之中,也只有司马干最为清醒,他对得意忘形的齐王说:“赵王逆乱,你能举义平叛,是你的功劳,今天我特意以百钱庆贺你。但是大势纷乱,你不可不慎。”多么清醒的告诫啊!

齐王辅政,大权独揽,为非作歹,不肯见人的司马干一反常态,主动拜见齐王。齐王一看老人家这么给面子,无比激动,出门迎拜。司马干理也不理他,径直进门,蹲坐在齐王的床上,也不让他坐下,对他说:“你不要像白女儿那样啊。”什么白女儿,齐王猜不透老疯子说的疯话。其实这句话包含深意,“白”与“柏”谐音,“白女”就是柏夫人,赵王乃柏夫人所生,所以叫“白女儿”。司马干这句话是在劝告齐王不要重蹈赵王的覆辙。可惜,齐王只把这句用心良苦的劝告视为疯话,依然故我,最终被长沙王围攻,兵败被擒斩首,暴尸三日。

司马干闻讯,失声恸哭,对左右说:“宗室日衰,唯此儿最能成器,却又被杀害了,从现在开始,司马家危矣,天下危矣。”疯话是真话,此后“八王之乱”达到高潮。

“八王之乱”的最后一位王是东海王,他到达京城洛阳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司马干这个家族长老,但是司马干闭门不见。东海王在平原王府门前驻车半天,司马干才让人致歉,让他回去,而自己却从门缝中偷看东海王。人们对着把眼睛贴在门缝上的司马干指指点点,都说他真是一个疯子。可是,谁知道那双贴在门缝上的眼睛,是多么渴望阳光,是多么希望渐行渐远的东海王能给司马家、给天下带来一抹阳光啊。

可是,活人终究不如尸体指望得上,没有人能够让阳光照进这个老人的精神世界。带着对阳光的渴望,他等到80岁,非但没能等到希望,反而眼看着局面越来越糟,最后,他无奈地撒手人寰,自己也成了一具尸体。

他死后五年,晋愍帝投降后赵,西晋宣告灭亡,中华大地开始陷入五胡十六国的大分裂时期。

沈阳癫痫医院

石家庄癫痫医院

甘肃银屑病医院